记得那天是欧洲典型的冬天,天空灰蒙蒙的,有些风,还挺冷。
多瑙河边祖孙俩拿出面包,喂着河里的白天鹅,和岸上的灰鸽子。
所以我不太喜欢欧洲的冬天,让人失落,沉默,暗淡。但是偶尔鲜艳的东西,却仿佛带来了一整天的好心情。比如鲜花,红裙,彩墙。

如果许多地方
拍下许多人像
都值得将来一一回忆

以色列的 阿卡沙滩上
小伙伴在烤肉
而我在瞎走
渐渐的 时间打发到夕阳时候

少年在路上

"…but Japhy you and me forever know, O ever youthful, O ever weeping." 

stay silence

用了三个饼干收买了她
从此见到我们也不怕了
所以每次见到她我都叫她Cookie

有一首青春的诗歌
我迟迟没有念给你听
大概是没什么勇气
而我快要在你的笑容和眼神里溺亡了

时间静止了

1 | 10
© 大妮酱酱酱酱 / Powered by LOFTER